申博sunbet开户

申博sunbet开户



第二章别是一乡风(居者购屋何其难)

三、居者购屋何其难

交租负担沉重、有去无回。我自然希望拥有一所属于自己的房子。我了解了一下:像我租的房子,买下来的话得十二、三万美元。这幺多钱,一般人不可能一次付得清,要向银行借。买一处房子,千头万绪之中,最重要的一条是钱。

在物色房子之前,得先去办贷款的人那里问清楚:依照我的收入及偿还能力能借到多少钱。加上手里的积蓄,照着那个总数,去看价格相当的房子。这时候,人们的最大隐私之一:财产,就在银行面前暴露无遗了。

银行会先查问我的身份、工作、职位、年收入和家庭人口。然后看我的报税记录和信用记录,了解我的收入是否稳定,过去的借账及偿还记录是否良好。有些人做工挣现金,隐瞒着不向政府申报。结果银行看到其人的报税数额太低,会拒绝或少予贷款。此时,漏税者会发现:今后多交的租金,将超过先前少报的税款。

几个大关过了之后,银行开始查我的细账了,他们会核对我近期的往来账目,若是我为了增加支付购屋的首期现款,想法子弄了一万美金来,我得使贷款经理相信,那是我某个家庭成员的馈赠,而不是向朋友借的。不会影响今后向第一债主还本付息。总之,银行希望我的每一笔钱,都没有问题。既不因偷税而被罚款、又不致因抢劫而坐牢,半途宣布破产,让他们来收拾烂摊子。虽说他们可以收回没有结清贷款的房子,但房价是波动的,收回时银行不一定合算。

以一九九三年为例:一个年收入四万美元的两口之家,大约可以借到十二万美元。买一所房子全部的手续费,在一万美元左右。我还得准备房价百分之十到二十的首期购房现款。如此,我的选择范围就是十五万美元这个档次的房子。这个价钱,在大都市,很难买到独立的洋房,只能买中下等质量的单元楼房。在乡下也许能买到带院子的别墅,但是那里很难找到工作,生活也不方便。

贷款谈妥、房子选中、准备迁入新居,算一算今后的债务,我将不因置产而喜,反要倒吸一口凉气。以前面的例子而言:如果贷款利率每年是百分之七·五、借十二万美元,分三十年偿还的话,每个月要交给银行一千一百多美元。三十年下来,连本带利,我要支付三十几万美金。其中的利息总额比本金高了两倍!

若是借十五年期的贷款,每月多还几百块,利息总数可以减少很多。但是,借款人的年收入得大幅度提高,才够这幺借钱的资格。银行愿意放长期贷款,多赚利息,就美其名日“不逼债户还钱”。他们把债户的偿还额度,订在其家庭收入三分之一左右的地方。所以,在洽商借贷的时候,他们不会为我“要厉行节约”的旦旦誓言所打动。坚持他们所订的标准,绝不多借给我一分钱。

不但如此,银行还要我为偿还贷款买一种保险。在我发生经济危机时,由保险公司为我抵挡一阵子。当然了,借钱买房子的名目五花八门,大都不会离这里所举的一般性例子太远。万变不离其宗的是:一旦我的偿还能力告罄,银行将立即把我辛苦支撑的房子作价收回,转手卖给别人。

虽然如此,人们还是拼命挤入“居者有其屋”的行列。不动产会带来不少好处:分期付给银行的钱,年终可以算在所得税的减免额里,房租就不行。还了一段时间贷款之后,房子可以抵押给银行,再借一笔钱做生意或买新房子。子女长大后,贷款已经还清,他们不必重蹈父辈含辛茹苦的覆辙。房价一旦升值,屋主的身价也随之提高,在这里房地产值的升幅,一向领先其它产业。

买房子的弊病也不少:既然房款的大部分是银行帮我付的,那房契在我的名下却又不完全属于我,银行要押它三十年,直到我还清了债务。在这三十年中,我买的房子等于是向银行租的。但它是债主,不是房东,只管要我还本付息,不负任何修理维护房屋之责。对不习惯负债的中国人来说,几十年的债务,无疑也是心理上的重负。有了这副担子,我将不太敢对专门给人“小鞋穿”的老板说:“老子不为五斗米折腰了。”而且,贷款之外,房屋的维修费,房地产税和保险费,公寓楼几百美元一个月的管理费,都大大增加了日常支出。

我不但得忍辱负重地保住饭碗,也许还得再找一份工作,挣钱养着那所屋子。若怕不测风云夺去我还债的生命,使那房子变成妻子儿女的负担,我得去买人寿保险,每月又得多交一、两百美元。美国虽有迁徙的自由,因房子一卖一买麻烦太多,我便象棵树一样,终老不移。更不用说,一朝手头拮据,银行会毫不留情地把房子收去,那怕我已经功亏一篑。 

 难怪人们都用“梦”来形容购置房地产。它确实看似真实、却感觉虚幻,编织将成、又迟迟不圆。